佛陀及其教法
佛陀教育電子報
 

欺貪利養

昔有國王設於教法諸有婆羅門等。在我國內制抑洗淨不洗淨者。驅令策使種種苦役。有婆羅門空捉澡灌。詐言。洗淨人為其著水即便瀉棄。便作是言我不洗淨王自洗之。為王意故用避王役。妄言洗淨實不洗之。(出家凡夫貪利養喻)

  很久以前,印度有位信奉婆羅門教的國王,經常看到許多婆羅門在國內的都城大道,東走西走;但身上卻是衣著破爛、形體垢穢,實在看不出他們有高貴的婆羅門的風範,以他們行為的表現,反而倒像卑賤的賤族哩!因此,國王召集群臣,對婆羅門的身形垢穢,欲加禁止,國王便向所有與會大臣說:
  「諸位都是幫助我治理國家的賢臣,而國家以民為主,現在我們國內的婆羅門,諸位應該到處都看到吧?他們的行為表現,諸位覺得怎樣?」
  「婆羅門的日常生活行為,好像太散漫了些,不知大王以為如何?」大臣們一致的評論。
  「你們除了看出他的散漫,還看出什麼嗎?」
  「我們另外還有一個感覺,就是婆羅門本是崇高清淨的教師,但他們外現的形體,好像一點也不清淨,一點也沒有高尚的樣子,不知大王以為怎樣?」
  「我也以為如此。」國王跟著提出意見問道:「婆羅門不但心要清淨,外現的身相亦應清淨,諸位看要如何改革呢?」
  「我們認為最好的辦法是:常換衣服,常沐浴,保持形的潔淨。」
  「很好!」國王覺得大臣們的建議很中肯,又問道:「諸位的建議很好,但他們若不整潔,又是如何呢?」

  大臣們一個個的閉上眼睛,用心沉思了一會兒。
  「若在看到身不清淨的婆羅門,就重罰。」有人說道。
  「若他們不遵守大王的意思,最好罰他們不吃飯。」也有大臣建議。
  也有位大臣說:「在我以為,若婆羅門身不清潔,就罰他們為國家服務勞苦的賤役。」
  這個建議,被國王接受了。

  婆羅門是最高尚的種族;為了保持這個高尚的風範,國王特別訂立了一條法律:凡是婆羅門,不但在大小便後,要嚴格的清洗乾淨,即使平常也要時時沐浴,保持身體的清潔;否則,要為國家服務勞苦的賤役。這是國王對婆羅門生活衛生的嚴格管制。

  「國王真是莫名其妙,居然為了芝麻小事,管到我們的頭上來。」婆羅門甲私底下很不高興的發牢騷。

  「不過,我們生活行為過分的不衛生,也是不太好。」婆羅門乙公平的自我檢討,公平的自我批評,多少看出了一些問題。

  「我們大小便後的清潔,國王要怎麼監督?」羅羅門甲依然不高興的說:「保持身體的清潔,應該是我們自己的事,國王不去管理國家大事,反而來注意人民的身體潔淨,這未免小題大做了!「
  「這叫做從小處眼,所謂見微知著,大概就是這個道理了,國王立法有什麼不對呢?」
  婆羅門丙也像有意無意同情國王的主張。

  「管他的,我們大小便後不去洗滌,難道說國王有辦法脫掉我們的褲子一個個檢查嗎?平常我們不洗澡,誰又來檢驗我們的身體了?」

  婆羅門甲對國王訂立的法則,始終認為沒有意義,抱著一種抗拒的心理,敵視國王的立法,他們忘掉了宗教清潔高尚的本意。

  果然,很多婆羅門開始為了適應這條法律,做一些表面的手法,只要瞞過國王的耳目,他們就不用為了國家辛勞的苦役服務。

  從國王開始立了法,許多婆羅門就煞有其事的提著淨身的浴盆在街上走,表現出他們時時清淨身體的樣子。若有人供養他們沐浴的淨水,在看不到人的時候,就將浴盆裡的水倒了,還不高興的說:
  「我們不洗澡,難道你國王能檢查我們每個人的身體嗎?豈有此理!」

  結果有些婆羅門根本沒有遵守國王的意思,他們表面上用虛偽欺人的方法,不但避免了國家的勞役,還可獲得日常生活的供養哩!

*    *    *

   有些出了家的凡夫也如是如此,外相上剃了頭穿了法衣,實際上在內心早已犯了禁戒。

   故意表現出持戒的模樣,希望能求得好處,又逃避了世間的法律及勞役,內在卻是虛而不實,如同一只空瓶只有外相。這不像婆羅門欺騙國王的行為一樣麼?

•摘錄自•《百喻經》及《百喻新譯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