佛陀及其教法
佛陀教育電子報
 

估客駝屍

  世間的人遇到大災難時,總是保護一向貴的物品,丟棄平常低賤的東西,比 方:當你遇到了嚴重的災難,為了保存生命,寧願捨掉手足,決不願喪失寶貴的 生命,可是世間竟有相反的事情發生,那就像為了保護低賤的瓦石,寧願捨掉 高貴的黃金,這不是可笑的愚迷麼?

  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。一個經商的人,帶著兩個年輕的兒子,和一頭 馱了很多貴重貨物的駱駝,打算到很遠的城市去做一筆生意。

  這是一個安靜明朗的早晨;旭陽的光輝普照大地,小鳥在青青的樹叢裡歌 唱,和風在地面上輕輕地撫摩著嫩綠的花草,這不是一個最好的春晨麼?

  春天,萬象更新,草木欣欣向榮,象徵著事業的開始,他們父子三人選擇 了如此美好的春晨出門,除了含有吉利的意味,還有春天正是出門旅行的好季 節。

  他們父子三人,牽著駱駝,在春光明媚的田野間前進,他們經過了農人們 耕耘的呢上,嗅到泥上裡散發出來的芬芳,他們看到將褲管捲得高高的農夫, 正在田間辛勞的耕忙,這位商人感慨的對兩個兒子說:
  「世間那一種事業的成功,不是經過千辛萬苦?你們看:農人們春天若不辛 勞的耕耘,秋天那會有豐盛的收穫?」

  「爸,」年輕的長子說:「我們這次出門經商,不也像農人春季的耕種嗎 ?若不經過遙遠旅途的奔走,最後又怎能賺得優厚的利潤?」

  商人點點頭,表示同意兒子的看法。

  他們經過了田野,穿過了青青的叢林,現在要開始爬山了,算算日子,他們在路上已經渡過了五天。今天開始爬山,若能翻過了這座高山,便已到做生意的最後終點了,可是,真是不幸,當他們還在爬山的時候,沒有想到: 馱載貨物的駱駝,忽然倒在山路上死了,這使他們感到無限的為難。

  潑進泥沙的水,沒有辦法收回來;倒斃的駱駝,又怎能使牠復活呢?

  他們父子三人,祇能呆坐著嘆息,卻想不出一個比較妥當的辦法處理善後。

  「爸爸,駱駝死了,我們難道就這樣永遠地呆坐在這裡嘆息麼?」年輕的次子,看到父親沒有動靜,不耐煩的發問了。

  這位做父親的商人,到底年紀大了,有些做事的經驗,聽到年輕的孩子一問,他的靈感來了,立刻拿定主張指揮說:
  「確實,我們不能永遠地呆坐著,我們應該先將駱駝身上的貨物卸下來。」

  兩個年輕的孩子,很是聽話,立刻卸下了駱駝身上的種種細軟珍寶,忙得甚是起勁,當他們剛把貨物放好時,做父親的又指揮說:
   「駱駝既然死了,現在就剝下牠的皮吧。」

  兩位青年也照著父親的話做了,做父親的人,心裡暗暗想:既然貨物不能拿到市場去賣,我只好先回家再準備一頭載貨的駱駝了,他想完了之後,便對兩個年輕的兒子囑咐說:
  「現在我回家再牽一頭駱駝來,你們好好地於此看守細軟寶物,特別是剛 剛剝下來的駱駝皮,你們要小心的看顧,莫使損壞。」

  商主吩咐了一番之後,自己便下山了,當他離開的第二天,未想到竟又下起大雨來,兩個年輕人,見落大雨,一時便失去了主意:不過,他們還牢牢地記得,父親臨行時的吩咐:
  「……特別是駱駝皮,你們要小心的看顧。」

  他們為了保護駱駝皮,就將最高貴最值錢的細軟白毛氈,蓋覆在低賤的駱駝皮上,那知道大雨陸續地下了好幾天。結果,最好的白毛氈被雨損壞了,而毛氈蓋覆的駱駝皮也腐爛掉,這不是不幸的後果麼?

  修道之人,仁慈愛物,不傷害一切眾生的生命,此種崇高的仁慈,就像高貴無比的白毛氈。而駱駝皮,就像修行人的一般善行。 現在雨水損壞了毛氈,腐爛了駝皮,此即學道之人被無知的放逸,損壞了高上的仁慈心,也破壞了一般普通的善行,這不是很愚癡麼?

「譬如估客遊行商賈。會於路中而駝卒死。駝上所載多有珍寶。細軟上圭種種雜物。駝既死已即剝其皮。商主捨行坐二弟子而語之言。好看駝皮莫使濕爛。其後天雨二人頑嚚盡以好圭覆此皮。上圭盡爛壞皮圭之價理自懸殊。以愚癡故以圭覆皮。世間之人亦復如是。其不殺者喻於白圭。其駝皮者即喻財貨。天雨濕爛喻於放逸敗壞善行。不殺戒者即佛法身最上妙因。然不能修。但以財貨造諸塔廟供養眾僧。捨根取末不求其本。漂浪五道莫能自出。是故行者應當精心持不殺戒」(估客駝死喻)

•摘錄自•《百喻經》及《百喻新譯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