佛陀及其教法
佛陀教育電子報
 

傚醫鞭傷

「昔有一人。為王所鞭。既被鞭已。以馬屎拊之欲令速差。有愚人見之心生歡喜。便作是言。我決得是治瘡方法。即便歸家語其兒言。汝鞭我背。我得好法今欲試之。兒為鞭背以馬屎拊之以為善巧。世人亦爾。聞有人言修不淨觀。即得除去五陰身瘡。便作是言。我欲觀於女色及以五欲。未見不淨。返為女色之所惑亂。流轉生死墮於地獄。世間愚人亦復如是」(治鞭瘡喻)

  在很久很久以前,有個平凡人很嚮往國王侍從這種工作,他以為,服侍國王,不論如何,都比做苦工來得好。在他想來簡單的事,當他接任侍從職務之後,卻又不像一份容易做好的差事。
  比方:整理國王的衣帽,並不是做慣粗工的人隨便做得好的,既講究整齊又講究位置。有一次,他粗心的將國王的帽子,掛在下衣的架上,卻把下衣掛在帽子的鉤上,國王看到了,十分生氣,便下令重重地抽打他四十大鞭,他的屁股馬上被打得皮開肉綻,痛苦不堪,看來只有等死了。但有個御醫,告訴周圍的人,只要用馬糞敷在鞭傷處,就會很快痊癒的。果然,確有這樣不可思議的效果。

  當時有個傻子,當他見到傷者用馬糞敷上去不久就痊癒了,對這方法很感興趣,於是他回到家裡,便命自已的兒子,用鞭子重重地抽打自己的屁股,兒子先是不肯,但他認真的說:
  「你為什麼不動手?我已學會敷傷的藥方,為了試出藥方的靈驗程度,你應該聽從爸爸的話,重重的打我的屁股,使我有個最好的實驗機會。」

  做兒子的人,拗不過父親的固執,就用皮鞭向父親的屁股重重地抽打了一陣,果然,打得他皮開肉爛,他一方面痛苦的呻吟,一方面讚揚他的孩子說:
  「你很像打國王侍從的人一樣,你真是我最有出息的好兒子!」

  兒子站在一旁甚為不安,但傻子像國王御醫一樣吩咐說:
  「只要把馬糞敷在皮肉腐爛的地方,傷處就會很快痊癒的,你發什麼愁呢!」

  國王,就像是眾生的心識,侍從,像是我們的五陰色身。
  古人說:「形為心役」,佛陀亦說:「一切唯心造」。

  一切眾生,東奔西走,勞勞碌碌,也是心識的力量支配,但有時生理現象也會影響到心理的。比方:修道之人,一心一意的用功辦道,可是饑寒了不能使他專心,男女之欲動搖他修道的意志,這就會產生顛倒墮落的行為了,國王侍從將衣帽互易其位,這不是顛倒麼?顛倒之人,以惡為善,便會受到生死輪迴的苦痛,這就像侍從掛錯衣帽,被國王鞭打受苦一樣。

  要想不受輪迴的苦惱,佛陀開示我們最好勤修不淨觀,觀身不淨,可遠離顛倒夢想:這就像打得皮開肉爛的時候,再用馬糞敷上傷處,帥得痊癒一樣。

  可是世間竟有糊塗透頂的愚人,他學佛法、習不淨觀,竟以行淫,來觀身不淨,以致受苦無邊,這不像傻子鞭打自身、皮肉破爛以驗馬糞,有什麼不同呢?

•摘錄自•《百喻經》及《百喻新譯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