佛陀及其教法
佛陀教育電子報
 

摹仿失敗

「昔有一人。欲得王意。問餘人言云何得之。有人語言。若欲得王意者。王之形相汝當效之。此人即便後至王所。見王眼潤便效王潤。王問之言。汝為病耶。為著風耶。何以眼潤。其人答王。我不病眼。亦不著風。欲得王意。見王眼潤故效王也。王聞是語即大瞋恚。即便使人種種加害擯令出國。世人亦爾。於佛法王欲得親近。求其善法以自增長。既得親近。不解如來法王為眾生故種種方便現其闕短。或聞其法見有字句不正。便生譏毀。效其不是。由是之故。於佛法中永失其善墮於三惡。如彼效王。亦復如是」(人效王眼潤喻)

  一個孩子在一兩歲時學走路,雖然需要大人扶助;但在學習過程中,多跌幾次,多摹仿幾次,最後,不也能站得穩走得快嗎?

  學圖畫的人,摹仿大畫家的下筆著色,慢慢描摹久了,自己也能畫出一手很好的畫來。

  學口技的人,摹仿豬呻狗吠,雖然初學時,叫出來的聲音非狗非豬,可是模仿久了,叫出來的聲音也能亂真。

  還有,在四、五十年前的中國農村,還沒設立新式的學校,只有呆板的私墊,學童一入私墊,每天除了死讀書,還要規定寫一兩張仿,所謂寫仿,就是把老師寫的字墊在紙下面,慢慢臨摹久了,自己也能寫得一手好字。

  最初學習,誰能不失敗?所謂失敗為成功之母,我們應該要有不怕失敗的決心,才能學會有益世間的事情。你看,世間大科學家的發明,誰不是經過無數次的失敗而成功的!   不過,如果有人摹仿失敗,所謂畫虎不成反類犬,不貽笑千古才怪!比方:東施傲顰,她自以為是成功的,在別人看來卻是一個千古貽笑的失敗,還有,伊索寓言說,呆笨的駱駝,摹仿靈活的猴子跳舞,結果被觀眾打出舞場,這樣摹仿失敗,還有什麼意思?

  很久以前,有個不務正業的浪人,也很喜歡摹仿人的動作,他東飄西蕩,好像天上的浮雲一樣,在他流浪的過程中,也會表演過一齣最不光彩的摹仿活劇。

  原來這個浪人,曾在尊貴的國王之家,當過卑微的管理王狗的官職,如果他安分守己的做狗官,沒有非分的妄想,這分差事雖然卑微,但總比到處流浪饑餓無著的生活要好得多,可是,他卻時時做升官發財的夢。

  升官,古今沒有分別,如果你不花錢鑽營門路,誰肯替你在國王的面前推薦?無人推薦要想升官,那比駱駝穿針還要困難,何況你自己沒有鑽營門路的本錢,那能實現升官的夢呢?可是他沒有死心,於是他在沒有事的時候,便和那些與狗官差不多高的同事官往來,如專管國王廁所的糞官,或者專司國王洗腳的腳官,同他們一起閒聊、商量,那個管廁所的官說:
  「你如希望升官,在我看來,也用不著求張三,拜李四的亂求。」
  「這我真想不出什麼好辦法,還是請你指教!」
  「國王不是很愛狗麼?」
  「國王愛狗,倒是事實。」這個急於高升的狗官,想想國王每次來看狗的時候,常因狗差司未辦好,遭到國王的責罵,心裡頗為怨氣的說:「國王愛狗,但照顧狗的這差司實也不易,說老實話,我就常因疏忽狗事,遭國王的罵。」
  「你連狗官都未做好,還想做大官,真是太過分了。」專司國王洗腳的腳官,對他想升官的想法,表示反對。

  「話也不能這樣說。」狗官急了,趕快駁道:「現在政府裡做大官的人,誰懂得畜牧?我不能照顧狗,做大官有什麼不可以?」

  狗官即時的辯論,果獲得大家的同意,於是管廁所的糞官,很認真的建議說:
  「你要想做大官,必須要討國王的歡喜!」
  「怎樣才能使國王歡喜呢?」
  「最好學國王的樣子!」

  第二天國王又來看狗了,他十分留心國王的舉動言談,希望能摹仿國王的樣子,當他留心時,忽然見到國王的眼睛連續的翻動,他覺得這是一個好機會,便認真的摹仿起國王眼睛翻動的樣子來,國王見了甚覺奇怪的問道:
   「你的眼睛有毛病麼?」
   「沒有。」狗官很簡單的同答。
   「是不是因風吹的涼故?」
  「不是。」
  「那妳的眼睛為何如此?」國王更是奇怪了。
  「報告大王!」忽然狗官大膽的說:「我是為了使大王歡喜,才摹仿大王眼睛翻動的尊貴動作啊!」

  狗官說了之後,滿以為會得到國王的歡喜,誰知道國王的臉色一沉,很生氣的說:
  「你好大膽!我做國王,你也學我做國王嗎?你們替我重重的打他五十棒,然後趕他出境!」

  他沒有升官,反而被打了一頓,趕了出來。從此以後,他一直東飄西蕩,成為名符其實的流浪者,他被驅逐的時候,也曾自言自語的說:
  「我是應該受此不幸報應的,平常我都不能獲得一群狗的歡心,居然妄想得到國王的賞識,又怎能不遭到災難呢!」

  世間外道,不解佛陀方便說法之意,他們不學法王的高尚法門,增長善法,卻摹仿佛陀呵斥眾生的短處,結果,造下無邊罪惡,流浪生死苦海,這不像狗官摹仿國王眼睛的翻動一樣麼!

•摘錄自•《百喻經》及《百喻新譯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