佛陀及其教法
佛陀教育電子報
 

希望幻滅

「昔有一人事須火用及以冷水。即便宿火以澡灌盛水置於火上。後欲取火而火都滅。欲取冷水而水復熱。火及冷水二事俱失。世間之人亦復如是。入佛法中出家求道。既得出家還復念其妻子眷屬。世間之事五欲之樂。由是之故失其功德之火持戒之水。念欲之人亦復如是」(水火喻)

  人,在安寧的生活中,便嚮往著動的環境;當自己進入動的生涯時,又嚮往著靜的環境了。結果,自己既不能獲得滿足的安靜,也不能過著滿意的動態。所以,一切眾生生活在無限的希望之中,但一接觸到現實,希望便都化為失望的苦惱了。

  從前有一個人,去到寒冷的北方居住,北方的氣候,四季分明,每逢到了寒冬季節的時候,屋外寒風刺骨,大雪飄揚,實在寒冷極了。

  有一天,他在晚上入睡前,希望室內暖和些,讓自己舒舒服服的休息。於是他便拿了木炭生了盆火,他見到火光熊熊,火焰很旺,便盛了一鍋冷水放在火爐上,他想:今晚不可能再冷了,而且當我一覺醒來,也可喝一杯滾燙的開水,在溫暖的室內,圍著火爐繞個圈子散散步,那該是多麼舒服!

  他想得很得意,便將應蓋的棉被捲在一邊,自己很是滿意的睡了,他在甜美的夢裡,從這裡飛到那裡,有時飛到白雲上面,覺得雲上清涼自在,萬里晴空,境界開朗,別有天地;有時飛到高山上,舉目四顧,山色蒼蒼,也著實心怡神悅;但最後不知怎的,竟飛到一座雪峰頂上,四面是萬丈水岩,頂上寒風刺骨,他在上面,已是凍得只打抖索,手足也凍殯硬了,他那抖動的身體,準備向前移步:那知道剛一移動,人已滑落下萬丈水谷,他正在恍恍憾憾的準備死的時候,想不到自己竟醒過來,醒來時,發現到身上沒有蓋被,原來夢上雪峰,滑入寒谷,不是沒有原因的,不過他立刻想起:火爐上的水應該開了吧?必須喝杯開水,才能趕走身上的寒冷。

  他走到火爐邊,只見火早熄了,且鍋中的水已結成了冰,他很詫異的懷疑說:火為什麼會熄呢?火熄了為什麼水就結成冰?這不很奇怪嗎?他呆呆地看了一陣,沒有看出火熄水冷的原因。

  最有把握的事情,到頭來往往是一個最壞的結果。他以為滿意的想法,現在卻落空了!希望真像一個最會愚弄人的頑童哩!

  北方的寒冷地方,冬天固然冰天雪地,可是到了夏天,卻又暑氣逼人,熱惱難當。

  那一年夏天,這個人又想,天氣這麼熱,希望在晚上臨睡之前,淋個冷水浴,好讓自己舒舒服服的睡一覺,於是他在傍晚時分,從很遠的河裡提了兩桶水,高高興與地倒在一口大鍋裡,鍋擱在大石頭的上面,他忘掉抽去鍋底的餘薪,便仍舊去做別的事了。

  到了天黑的時候,他準備休息了,想到今晚要痛快的淋個冷水浴,好讓自己舒舒服服的睡眠,於是便歡歡喜喜的一手提桶,一手拿了一個舀水的飄,當他走到鍋邊的時候,發現到一鍋冷水,早變成滾燙的熱水,他不禁又詫異的自語說:
  「水為什麼會變熱呢?」

  他只知道把冷水倒在鍋裡,卻沒有想到鍋底還有餘剩的燃料,他呆呆地站著想,也許他永遠不能想出冷水變熱的原因吧!

  現在他的希望又幻滅了,誰肯相信,最好的希望,會碰到最壞的下場!

  有些學佛之人,希望證得無上佛果,好不容易發心修行了,這不就像在寒冷的爐中點燃木炭嗎?木炭燃著了,房裡就會溫暖起來;已經發心修行的人,自然也會覺得聖道的溫暖。可是追求聖道的人,若不肯放棄世間的物欲享受,不就像在燃著的炭爐裡,澆上一盆冷水嗎?火怎能不熄滅?若心念物欲,那淡泊清淨的修行生涯,又怎可能繼續下去?不能維持刻苦的修行,卻又想證得最高的悟境,不就像拿水澆滅了火炭,卻又希望在寒夜裡能喝到熱水,一樣可笑嗎?

  此外,修行之人,要想得到無上清涼,卻又不斷除內心的貪瞋熱惱,又怎能達得到呢? 就像是沒抽掉爐裡的火炭,卻又希望鍋中水能保持清涼,是做夢嗎?

•摘錄自•《百喻經》及《百喻新譯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