佛陀及其教法
佛陀教育電子報
 

劃水作記

「昔有人乘船渡海。失一銀釪墮於水中。即便思念。我今畫水作記。捨之而去後當取之。行經二月到師子諸國。見一河水便入其中覓本失釪。諸人問言。欲何所作。答言。我先失釪今欲覓取。問言。於何處失。答言。初入海失。又復問言。失經幾時。言失來二月。問言。失來二月。云何此覓。答言。我失釪時畫水作記。本所畫水與此無異。是故覓之。又復問言。水雖不別汝昔失時乃在於彼。今在此覓何由可得。爾時眾人無不大笑。亦如外道不修正行。相似善中橫計苦困。以求解脫。猶如愚人失釪於彼而於此覓」(乘船失釪喻)

  一般人,因為粗心大意,看到一件類似真實的東西,在直覺上,就當作是真實了,其實離真實,相差了不知多少萬里,甚至完全是兩回事。

  比方:在伽尼略沒有提出地球繞太陽的理論之前,誰不說太陽繞地球?時到今日,雖然大家都知道這回事了,可是仍然說,太陽從地球的東方昇起,西方落下。這就是相似現實的境界,使人觀念不能一下子改變,其實真的有東方西方嗎? 但傳統文化留在人的意識裡面,造成現實文化永遠的錯覺。其實,不只是方向錯誤的認識,可以說,眾生所見的現象界,沒有一樣是真實的,但在眾生的意識感覺上,卻樣樣真實,以此錯誤的感覺,造成文化,這不是人類的遺憾嗎!

  佛陀在兩千五百年前,就誠懇的告訴世人,不但在方向上,東看則西,西看則東,無有真實,而說有實在方向的,是人類意識的錯誤妄執,甚至每個人所認定的我,也和方向一樣,是認識上的錯誤,現在那一個人不是將錯誤當真實呢?

  認假作真,已成為人類普遍現象,不知道「大夢誰先覺」?從現實人類世界的知識看來,都是虛妄顛倒的,誰能不像「劃水作記」的人呢?

  在很久很久以前,有一個做大生意的人,為了發展自己的生意,常常橫渡海洋,到其他國家從商。從前沒有橫渡海洋的飛機,只有坐船。這位大商家,很是闊氣,手上拿著貴重的銀杯,杯裡面注滿了美酒,他逍遙自在的坐在船頭上,一面飲酒,一面觀賞著大海,一時看得出神,忘了手上拿著銀杯,失手滑落到波濤滾滾的大海中,他想把它撈起來,但是正在趕路,想想只好等到以後再打撈!想了想,就拿了竹竿在銀杯滑落海中的水面上,用力劃了一道水紋,他非常認真的警告自己說:
  「可不能忘了,那一道水紋的下面,就是失落貴重的銀杯處,等到有空的時候,一定要把它打撈上來。」
  劃水作記之後,他便泰然的回座,再催促水手們努力趕路。

  時間很快,轉眼又過去兩個月,船早已渡過了海洋,而且在陸地上走過了幾個國家,有一天,他進入獅子國境,覺得這次出來的事情,都已順利的完成,忽然,他想起那只貴重的銀杯,當他想起這件事時,前面恰好有一道微波蕩漾的大河,他定睛看了看,覺得河面的水紋,與酒杯滑落時海面的水紋,完全一模一樣,他想,銀杯一定就在水紋下面的地方了。因此,他沒有再考慮,不聲不響的就跳入河中,想要潛入水裡去找回銀杯,大家看他忽然跳下水去,都十分詫異的問他:
  「你入河潛水,有什麼事嗎?」
  「怎麼沒有事呢?我的銀杯,就落在這道水紋的下面啊!」
  他說完之後,正要潛入水底時,大家不明他剛才說些什麼,真像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,因此又追問道:
  「你說掉落在水紋之下的銀杯,我們完全不了解,請你再說一遍好嗎?」
  「你們也真嚕囌!」這位商人不耐煩的說:「在兩個月之前,我們不是坐船渡海嗎?我一不小心,將貴重的銀杯滑落到海中,當時我想趕路,只好劃水作記號!現在我有時間了,正好可以趁此找回失杯,為什麼不入水打撈呢?」
  「妳的銀杯,失落在海裡,為什麼卻在這河裡找尋呢?」
  「我劃水作記的時候,那海面的水紋,和這裡的水紋看起來一模一樣,所以,我相信銀杯一定就在這裡。」
  「水紋看來雖同,但失落的地方不同,你怎麼可能在此尋回銀杯?」
  大家聽了富商的這番解釋,不禁大笑起來說:「真是世間怪事呀!」

  世間糊塗的外道,以為苦行可得聖道,可以了脫生死,於是就以苦行為修道最高的法門,那知道苦行只能折磨肉體,又豈能得道呢?這不像大商人「劃水作記」一樣的奇怪嗎?

•摘錄自•《百喻經》及《百喻新譯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