佛陀及其教法
佛陀教育電子報
 

蔗汁灌蔗

「昔有二人共種甘蔗。而作誓言。種好者賞。其不好者當重罰之。時二人中。一者念言。甘蔗極甜。若壓取汁還灌甘蔗樹。甘美必甚得勝於彼。即壓甘蔗取汁用溉冀望滋味。返敗種子所有甘蔗一切都失。世人亦爾。欲求善福恃己豪貴。專形俠勢迫脅下民陵奪財物。用作福本期善果。不知將來反獲其患殃。如壓甘蔗彼此都失」

  世間做母親的人,沒有一個不愛兒女。 如果,所有的母親,愛兒女都能愛得其法,像孟母愛孟子一樣,那社會上,就不知要培養出多少偉人來了。 但不幸的是,一般人只知道要愛護子女,卻不知道怎樣愛,結果,表面上是愛,實際上反成為害! 比方說,母親因為寵愛子女,在家裹不讓孩子做一點簡易的家事,更不用說辛苦的工作了; 種種事情,讓兒女養成嬌生慣養的習慣之後,等孩子長大、走進社會之後,什麼都不能做、不願做, 令人一見就厭惡,這就是寵愛兒女的後果,這種現象,在現代社會裡頗為不少。

  在很早以前,農村裡有一對朋友,他們的友誼非常深厚,每天在一起吃飯、睡覺,也一起工作,有一天,兩人中的甲忽然提出一個建議:
  「我們種了多少年的甘蔗,不知道誰是最懂得種甘蔗的好手,我們來一次種甘蔗比賽如何?」
  「可以。」乙立刻隨聲附和說:「如果比賽贏了的人應該怎樣?」
  「若贏了的人,當然要重重的獲得一筆獎金囉!」甲甚是興奮的說。
  「要是輸了呢?」乙問。
  「如果輸了,就提供這筆獎金。」甲沒有一點猶豫的下了決定。

  他們就這樣講好了比賽的協定,於是他們把土地平分一半,擇定日期,便開始動工了。

  甲在開工的時候,絞盡腦汁地想:我要怎樣才能將甘蔗種好呢? 如果,照一般平常的種法,誰勝誰負,沒有一點把握,那還有什麼意思呢?

  甲很心焦,而且充滿了好勝心,希望這次此賽,一定要得到勝利。否則,就不如乙,多麼丟臉啊! 他差不多想了兩天兩夜,最後,他終於想出來一個自己認為最滿意的好方法,他不禁無限喜悅的自言自語說:
  「凡事總要有方法,若找不到好的方法就去懵懵懂懂的做,就像在黑夜中沒有燈火的房裡找鞋子一樣,不知要花多少冤枉工夫去摸索,摸了滿手的灰塵,那是實在傷透腦筋的事。
  「種甘蔗不也這樣嗎?」他想:「甘蔗是甜的,如果壓取甘蔗汁來灌溉,還怕長出來的甘蔗不甜美嗎? 用蔗汁灌溉幼嫩的蔗苗,不但不需要花什麼錢,也不用花太多氣力,就可以使甘蔗種得很好了, 最後勝利,還會落到別人的身上嗎?」
  他想得太高興了,自己很是滿意的笑了,彷彿已經看到了勝利的果實!

  他們開始在各自的田地裡播下種子,乙是用老門路,過去怎樣種,現在還是怎樣種,他腳踏實地的細心照顧,不久芽出土了,那碧綠可愛的嫩葉,從泥土裡長出來,真是好看極了。

  甲開始用蔗汁來灌溉幼苗,他認為這可以使甘蔗長得更壯更甜; 乙照著一般的方法,該澆水的時候澆水,該施肥的時候施肥,全心細心、勤勞的照顧。 而甲認為自己的方法太妙,心裡認定將來有最好的收穫,也就怠惰下來,不到兩個月的工夫,甘蔗田裡明顯的已經分出勝負: 甲田裡的甘蔗,一天天黃瘦下去; 而乙田裡的甘蔗,卻一天一天青綠的茁壯茂盛;到最後,甲所種的甘蔗都死了,而乙卻得到了豐收。

  甲自認為最好的方法,卻得到了最壞的結果。

  世間人不也這樣嗎?為了獲得更多的福報,便仗恃著自己豪貴的威勢,去詐騙剝削別人的錢財來做布施功德。本來是希望能求得更大的福報,殊不知如此作為,反而造了更多的惡業,將來會遭受到不幸的果報。 就像是用甘蔗汁去灌溉甘蔗的人一樣,怎麼可能得到滿意的收穫呢?

•摘錄自•《百喻經》及《百喻新譯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