佛陀及其教法
佛陀教育電子報
 

為財認兄

  世間,有嚴寒的冬季,也有和暖的春天。當一個人富貴的時候,門庭若市,熱熱鬧鬧,遠親近鄰,來來往往,處處有人逢迎,那不像春天嗎?當一個人窮困得走投無路的時候,既無遠親,地無近鄰,門庭冷落,冷冷清清,處處受人白眼,真所謂:窮居鬧市無人識,那是人生的冬天嗎?世態炎涼,從古如斯,佛陀也曾說過下面的譬喻:

「昔有一人形容端正智慧具足。復多錢財舉世人間無不稱歎。時有愚人見其如此便言我兄。所以爾者彼有錢財須者則用之是故為兄。見其還債言非我兄。傍人語言汝是愚人。云何須財名他為兄。及其債時復言非兄。愚人答言。我以欲得彼之錢財認之為兄。實非是兄。若其債時則稱非兄。人聞此語無不笑之。猶彼外道。聞佛善語貪竊而用以為己有。乃至傍人教使修行不肯修行。而作是言。為利養故取彼佛語化道眾生。而無實事云何修行。猶向愚人為得財故言是我兄。及其債時復言非兄。此亦如是」

  在一個熱鬧的都市中,有一個富有而聰明的某甲,他得到許多人的讚美和親近;而在他隔鄰的某乙,看到他如此聰明富有,便向他獻百般憨熱,人前人後的說:「某甲為我兄長。」當著家人面前,更十分親熱的叫他哥哥。他為什麼要如此呢?目的就是希望分享到某甲的榮譽和錢財。

  無常是世間的實相,過了不久,聰明富有的某甲,忽然遭遇到意外的變故,慢慢貧窮下來,最後,窮得連自己的生活都要借貸,這位人前人後叫哥哥的某乙,見他沒落到這般地步,也就不再認他為哥哥了。一些鄰近的人,見此情景,就問某乙說:「以前人家富有的時候,你稱他做哥哥,現在人家窮了,你為什麼又說他不是你的哥哥呢?」

  「你們有所不知,當他富有之時,我希望分得他的榮耀和錢財,故認其為兄;現在他不但沒有錢了,而且還要舉債度日,我為什麼還要認他做哥哥?」他停了一下,看看那些問的人,好像有點不耐煩的說:「你們難道連窮居鬧市無人識的事情都不知道嗎?」

  世間有些外道,聽聞到佛陀尊貴的法語,便想盡辦法偷來,據為己用。特別是偷學佛教的儀式,利用這個莊嚴的法式,拿來裝點自己的門面,騙取信徒的捐獻。有人問外道說:

  「你們只知舉行佛陀的莊嚴法式,但為什麼平常又不效學佛陀的嚴持禁戒?為什麼早晚不做佛教課誦,作為宗教徒的修持?」

  「平常又得不到信徒的捐獻,我們為什麼要依法修持?」那些外道毫不慚愧的說:「當信徒們要求祈福,獻出供養的時候,我們為了利益,才做一次抄襲來的儀式。持戒和功課,並不能獲得現前的利益,又何必照著去做呢!」

   這不與那個勢利的鄰人某乙一樣嗎?有利可圖時,就親切的叫富人某甲為哥哥;見到某甲貧窮沒落的時候,已無利可圖,就不再認他為哥哥了。外道不就是這樣嗎?見有利益,便舉行偷來的莊嚴法式,裝模作樣,為人祈禱;見無利益的時候,不但不會去舉行莊嚴的法式,更不必談自己的修持了,誰能說這只是古時候外道的不幸呢?

•摘錄自•《百喻經》及《百喻新譯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