佛陀及其教法
佛陀教育電子報
 

經律異相:菩薩的故事 (13)

小牧童善解般若經

出自《六度集經》之《小兒聞法即解經》

  從前有位比丘,精進持戒,從不犯戒。住在精舍,平日諷誦般若波羅蜜經。凡是聽過比丘誦經音聲的人,沒有不生歡喜心。

  當時有一個小童,年僅七歲,在城外牧牛,遠遠的聽到比丘誦經的音聲,於是循著音聲來到精舍。小孩一聽聞經文,便能了解經義,非常的歡喜,便問比丘經文的義理。比丘所答說的義理,小童不是很滿意,於是反為比丘解說經文的意義;比丘聽聞之後,讚嘆說:「太微妙了!是我從來沒有聽過的。你真是有智慧,不是一般的凡人啊!」

  小童隨即返回牧牛處,但所牧的牛隻走散到山裡了,他尋著線索找時,不巧碰上老虎,就遇害了;便投生到一位長者家中,作第一夫人的兒子。夫人懷孕時就能講說般若波羅蜜,從早到晚不停歇。這位長者家裡向來不信宗教,就責怪第一夫人,說她口出妄言、被鬼附身,到處卜卦詢問是天譴還是鬼祟?但卻無人能知。家裡上上下下都憂慮不安。

   這時比丘正好進城托缽乞食,到長者家,遠遠聽到朗朗的誦經聲,心裡非常喜悅。立刻詢問長者:「是誰在裡面講說甚深經典?音聲如此微妙。」
  長者回答:「這是內人得了鬼病,從早到晚說個不停。」
  比丘告訴他:「這不是鬼病,夫人說的是義理很深的經文。也許夫人懷的孩子是佛弟子呢!」

  長者終於放下心來了,立刻挽留比丘,並設齋供養。夫人懷胎足月後,生了一個男嬰,產後一點惡露(註 1)都沒有。小孩一生下便能結印長跪,口說般若波羅蜜經。夫人生產完則回復本來的樣子,就像做了場夢,之前懷孕時的事情都不記得了。

  有一天,長者邀集許多僧眾到家堥蚥奶p孩說經,小小年紀說得流暢無礙。這時每個僧人都在觀察這小孩的宿世。
  長者問說:「到底他是什麼來歷啊?」
  眾比丘回答:「他是真佛弟子。請不必驚慌、懷疑,好好養育他。將來長大後,必定成為一切眾生的老師,我們都將接受他的教化。」

  到了七歲,小孩完全瞭解微妙甚深的佛法大意,並且具備超絕智慧,可以度脫無量無邊的眾生。眾比丘都跟隨他而學,若是佛經有錯誤脫漏的地方,他都能刪定或補足這些缺失。

  小孩每到一個地方,就開示度化眾生,勸人發大菩提心。長者家裡內外大小五百人,都隨著小孩學習大乘佛法,廣行佛事。小孩所教授的地方,遍布各鄉鎮城市。聽過他講經後,發心學習無上佛法的人,有八萬四千位。以小孩為師,承受大法的弟子有五百人。所有比丘聞法後,個個心開意解,立志求大乘佛法,都得到清淨法眼。

  佛告訴阿難:「當時的小孩就是我,那位比丘就是迦葉佛。」

*     *     *

(牧牛小兒善說般若義弘廣大乘)

昔有比丘精進持戒。初不毀犯。住在精舍。所可諷誦是般若波羅蜜。有聞此比丘音聲。莫不歡喜。

有一小兒。始年七歲。城外牧牛。遙聞比丘誦說經聲。尋聲詣寺。聽聞即解。兒大歡喜。便問比丘。答不可意。小兒反說。其義甚妙。昔所希聞。比丘聞之。歎此小兒。乃有智慧。非是凡人。

時兒即去。還至牛所。所牧牛犢散走入山。兒尋其跡。值虎被害。生長者家。第一夫人作子。夫人懷妊。口便能說般若波羅蜜。從朝至暮。初不應息。其長者家素不奉法。怪此夫人。謂口妄語。謂呼鬼病。卜問譴祟。無能知者。家中內外皆悉憂惶。

是時比丘。入城分衛。詣長者門。遙聞經聲。心甚喜悅。即問長者。內中誰說深經。音聲微妙。長者報言。婦得鬼病。晝夜妄語。口初不息。比丘報言。此非鬼病。但說深經。甚有義理。疑此夫人所懷妊兒是佛弟子。

長者意解。即留比丘與作飲食。日月滿足乃產一男。又無惡露。其兒適生。叉手長跪。說般若波羅蜜。夫人產已。還復如本。如夢寤已。了無所識。

長者集僧。睹兒說經。初無質礙。是時眾僧各各一心觀此小兒。長者問言。此為何等。比丘答曰。真佛弟子。慎莫驚疑。好養育之。此兒後大當為一切眾人作師。吾等悉當從其啟受(註 2)。至七歲悉知微妙。與眾超絕。智度無極。諸比丘等皆從受學。經中誤脫。有所短少。皆為刪定。足其所乏。

兒每出入。有所至止。輒開化人。使發大乘。長者家室內外。大小五百人眾。皆從兒學。發大乘意。悉行佛事。兒所教授城郭市里。凡所開發無上道意者。八萬四千。承受弟子者。五百人。諸比丘聞之意解。志求大乘。皆得法眼淨。

佛告阿難。是時小兒者。吾身是也。時比丘者。迦葉佛是也。

註 1:「惡露」係指婦女產後胞胎遺留的不凈津液。
註 2:《六度集經》卷6:「是時眾僧各各一心觀此小兒本,皆不能知。長者問言:『此為何等?』比丘答曰:『真佛弟子,慎莫驚疑,好養護之。此兒後大當為一切眾人作師,吾等悉當從其啟受。』」(CBETA, T03, no. 152, p. 36, a10-14)

•摘錄自•經律異相》梁•沙門僧旻寶唱等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