經典節錄

楞伽經:一切佛語心品之四—遮禁食肉

(北涼)天竺三藏曇無讖譯

爾時,大慧菩薩以偈問曰:

彼諸菩薩等,志求佛道者,
酒肉及與蔥,飲食為云何?
惟願無上尊,哀愍為演說。
愚夫所貪著,臭穢無名稱,
虎狼所甘嗜,云何而可食?
食者生諸過,不食為福善,
惟願為我說,食不食罪福。

大慧菩薩說偈問已,復白佛言:「惟願世尊,為我等說食不食肉功德過惡。我及諸菩薩於現在未來,當為種種希望食肉眾生,分別說法,令彼眾生慈心相向。得慈心已,各於住地清淨明了,疾得究竟無上菩提。聲聞緣覺自地止息已,亦得速成無上菩提。惡邪論法,諸外道輩,邪見斷常,顛倒計著,尚有遮法,不聽食肉。況復如來,世間救護,正法成就,而食肉耶?」

佛告大慧:「善哉善哉!諦聽諦聽,善思念之,當為汝說。」大慧白佛言:「唯然受教」。佛告大慧:「有無量因緣不應食肉,然我今當為汝略說。謂一切眾生從本已來,展轉因緣,嘗為六親,以親想故,不應食肉。驢騾駱駝狐狗牛馬人獸等肉,屠者雜賣故,不應食肉。不淨氣分所生長故,不應食肉。眾生聞氣,悉生恐怖,如旃陀羅及譚婆等,狗見憎惡,驚怖群吠故,不應食肉。又令修行者慈心不生故,不應食肉。凡愚所嗜,臭穢不淨,無善名稱故,不應食肉。令諸咒術不成就故,不應食肉。以殺生者,見形起識,深味著故,不應食肉。彼食肉者,諸天所棄故,不應食肉。令口氣臭故,不應食肉。多惡夢故,不應食肉。空閒林中虎狼聞香故,不應食肉。令飲食無節故,不應食肉。令修行者不生厭離故,不應食肉。我嘗說言,凡所飲食,作食子肉想,作服藥想故,不應食肉。聽食肉者,無有是處。」

「復次大慧!過去有王,名師子蘇陀婆,食種種肉,遂至食人。臣民不堪,即便謀反,斷其俸祿,以食肉者有如是過故,不應食肉。復次大慧!凡諸殺者,為財利故、殺生屠販。彼諸愚癡食肉眾生,以錢為網而捕諸肉。彼殺生者,若以財物,若以鉤網,取彼空行水陸眾生,種種殺害,屠販求利。大慧!亦無不教、不求、不想,而有魚肉,以是義故,不應食肉。大慧!我有時說,遮五種肉,或制十種,今於此經,一切種,一切時,開除方便,一切悉斷。大慧!如來應供等正覺,尚無所食,況食魚肉,亦不教人。以大悲前行故,視一切眾生,猶如一子,是故不聽令食子肉。」

爾時,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:

曾悉為親屬,鄙穢不淨雜,
不淨所生長,聞氣悉恐怖。
一切肉與蔥,及諸韭蒜等,
種種放逸酒,修行常遠離。
亦常離麻油,及諸穿孔床,
以彼諸細蟲,於中極恐怖。
飲食生放逸,放逸生諸覺,
從覺生貪欲,是故不應食。
由食生貪欲,貪令心迷醉,
迷醉長愛欲,生死不解脫。
為利殺眾生,以財網諸肉,
二俱是惡業,死墮叫呼獄。
若無教想求,則無三淨肉,
彼非無因有,是故不應食。
彼諸修行者,由是悉遠離,
十方佛世尊,一切咸呵責。
展轉更相食,死墮虎狼類,
臭穢可厭惡,所生常愚癡。
多生旃陀羅,獵師譚婆種,
或生陀夷尼,及諸食肉性,
羅剎貓狸等,遍於是中生。
縛象與大雲,央掘利魔羅,
及此楞伽經,我悉制斷肉。
諸佛及菩薩,聲聞所呵責,
食已無慚愧,生生常癡冥。
先說見聞疑,已斷一切肉,
妄想不覺知,故生食肉處。
如彼貪欲過,障礙聖解脫,
酒肉蔥韭蒜,悉為聖道障。
未來世眾生,於肉愚癡說,
言此淨無罪,佛聽我等食。
食如服藥想,亦如食子肉,
知足生厭離,修行行乞食。
安住慈心者,我說常厭離,
虎狼諸惡獸,琤i同遊止。
若食諸血肉,眾生悉恐怖,
是故修行者,慈心不食肉。
食肉無慈慧,永背正解脫,
及違聖表相,是故不應食。
得生梵志種,及諸修行處,
智慧富貴家,斯由不食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