佛陀及其教法
佛陀教育電子報
 

摧邪扶正 整飭佛教的
淨宗八祖∼祩宏蓮池大師

  洪武六年 (1373年),和尚出身的明朝開國皇帝朱元璋下詔全國,對全國各地的僧尼普遍實行兔費發放度牒的制度,取消了唐宋以來各朝對出家僧侶的經濟限制。這一措施的實施,對於佛教的擴大與發展,無疑是有積極作用的,但由此而產生的流弊,也是不可低估的。隨著對出家僧侶的限制日益減少,佛教內部成份一天比一天複雜起來。莊嚴的佛門淨地,幾乎成了藏污納垢的場所。蓮宗八祖的明朝佛教四大家之一-袾宏大師,面對這一嚴峻的歷史局面,勇敢地承擔起摧邪扶正,整頓佛教的歷史責任。

  袾宏大師,字佛慧,別號蓮池,俗姓沈,嘉靖十四年 (1535年) 出生在杭州市名門望族家庭。他從小就有與眾不同的氣質,天資聰穎。十七歲那年,參加補充邑庠的考試。名列前茅,但他以學行為重,對於科第之爭並不在意。常嘆息說:「人命過隙耳,浮生幾何!」他在家生活的時候,便非常信仰佛教,戒殺生,祭祀用品都用素食。在飽讀儒家典籍的同時,不忘研究佛教義理,把「生死事大」四個字掛在自己的書案上,時時策警自己,人生短促,常懷離俗出世之心。

  隆慶元年 (1567年) ,蓮池大師連遭喪父、亡母、殤妻、夭子的重大變故後,對塵世的生活,心灰意冷,毅然訣別繼室湯氏,出家為僧,棲心淨土。出家前一天,面對情深義重,涕淚漣漣的續妻,大師感慨係之,揮篆作就「出家別室人湯」一文:
「君不見,東家婦健如虎,腹孕常將年月數,昨宵獨自倚門閭,今朝命已歸黃土。
 又不見,西家子猛如龍,黃昏飯飽睡正濃,遊魂一去不復還,五更命已屬閻翁。」

  他的續妻湯氏讀了此文以後,不久也出家了,取名袾錦,在孝義庵壽終。

  大師出家受戒以後,首先過的是單瓢隻杖、遊方行腳的禪僧生活。天南地北的雲遊參訪,使他有機會全面地接觸社會,深入地了解佛教現狀,對他的思想形成,影響是非常大的。通過廣參博覽,他遍訪當時佛教界的名流耆宿,看到了當時佛教內部的種種弊端和不良風氣。在其所著的「緇門崇行錄序」中,他說:
  「今沙門稍才敏,則攻訓詁,鉛槧如儒生;又上之,則殘摭古德之機緣而逐聲嚮,捕影跡遊為明眼者笑。聽其言也,超佛祖之先;稽其行也,落凡庸之後。蓋末法之弊極矣。予為此懼,……」

  由於看到了末法之弊,蓮池大師決心挽此頹風,振興佛教。

  他整頓佛教的第一件事,便是對當時頗為流行的禪宗進行批判。他認為,明朝時代的禪宗,已經不是達摩和六祖傳下來的真正的禪宗了。在他看來,古代大德的參禪在當時已蛻變為念禪和講禪,處處都是「當午三更」、「夜半日出」等學舌效顰之輩。祖師們的棒喝機鋒,被當成「以打人為事」的藉口。邪師玩法,自誤誤他的現象比比皆是。

  蓮池大師面對宗門日濫,禪風日衰的局面,提出自己的主張來扭轉當時的錯誤傾向和混亂局勢,是有其積極意義和歷史功績的。

  他整頓佛教的第二件事,是重視維護戒律和研究教理。

  隆慶五年 (1571年) ,他從外地參學回杭州的路上,經過梵村旁邊的五雲山。因見那裡山幽水寂,風景秀麗奇特,便蓋了一間茅篷在那裹安居,題名為「雲棲」。後來規模越來越大,逐漸變成了一座遠近聞名的十方叢林,在當時享有崇高的盛譽。在中國佛教史上,雲棲禪寺與蓮池大師的名字緊密相連,譜寫了佛教史上光輝燦爛的一頁。

  蓮池大師開創的雲棲寺,之所以能夠享譽九州,是與大師的崇高品格和優良道風分不開的。據史書上記載,他的操履「以平等大悲攝化一切。非佛言不言,非佛行不行,非佛事不作。」對於寺內的僧眾,他要求非常嚴格,冬天坐禪,餘時講經習教,日有程,月有稽,歲有表。使那些懶惰放逸的僧人沒有辦法呆下去。據說,現在漢地寺院埵面艅洏峈滿u朝暮二時課誦」儀規,就是他那時修訂並流傳下來的。

  由於雲棲寺道風整肅,戒律森嚴,海內賢豪,無不歸心感化。十方衲子,望風如歸。像大司馬宋應昌,太宰陸光祖,宮諭張元忭等朝廷顯貴和其他民間縉紳,一樣前往雲棲寺叩關問道者,不計其數。但蓮池大師並不因他們的地位顯赫而忘形屈勢。對於來訪者,他一律平等對待,不加禮,不設饌。所以雲棲寺在它叢林化以後的五十年中,不曾妄用一錢。在勤儉節約,平等待人這方面,蓮池大師自己更是以身作則,身體力行。他從來不穿綾羅綢緞做的衣服,終年都著布素。一床麻帳,還是他出家前母親留給他用的,從來沒有換過。平時收到他人的供養,他隨手布施出去,從不截留自用。由此可見,他的品德是多麼高尚。德清大師所撰「古杭雲棲蓮池大師塔銘」曾用這樣的語句來評價他:「先儒稱寂音為僧中班、馬,予則謂師為法門周、孔,以荷法即任道也;惟師之才,足以經世;悟,足以傳心;教,足以契機;戒,足以護法;操,足以勵世;規,足以救弊。」

  蓮池大師除了注重戒律修持以外,還特別強調學習和研究教理。他在其所著的「竹窗隨筆.經教」中曾這樣規勸那些自詡一心念佛或參禪的人: 「予一生崇尚念佛,然勤勤懇懇勸人看經,何以故?……不與教合悉邪也。是故……學佛者必以三藏十二部為楷模。」

  由於重視教理的研究,所以蓮池大師的一生,著述頗豐,其重要者,有「戒疏發隱」、「彌陀疏鈔」、「禪關策進」、「竹窗隨筆」、「山房雜錄」、「雲棲共住規約集」等三十餘種,分為三個部分,收入「雲棲法彙」中。德清大師讀了他的著作後,曾三復而嘆,認為他的文章「平實而易喻,直捷而盡理,如月照百川,清濁並映……如是而為佛祖之業者,予於雲棲之文見之矣。」在佛教史上,能夠被人推崇到僅次於佛祖的地步,這是極少見的。由此我們可以看出,蓮池大師在當時的地位是多麼崇高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