佛陀及其教法
佛陀教育電子報
 

弘化福建、下開二宗∼雪峰義存禪師

  (822 ~ 908) 唐代僧。泉州(福建)南安人,俗姓曾。九歲請出家未准,十二歲從父遊蒲田玉潤寺,拜慶玄律師為師,留為童侍。十七歲落髮,二十四歲遇會昌破佛,乃易俗服,參謁芙蓉靈訓恆照大師。唐宣宗中興佛教後,歷遊吳、楚、梁、宋、燕、秦,於幽州寶剎寺受具足戒。後於洞山良价座下,任飯頭職,機緣不契;後至武陵德山(湖南常德)參謁宣鑒,承其法系。嘗與巖頭全諢B飲山文邃等同行至澧州(湖南省)鼇山,為雪所阻,師每日只管坐禪,巖頭斥之,問答間而大悟,旋嗣德山之法。唐懿宗咸通六年(八六五)歸芙蓉山,十一年登福州象骨山(在閩侯縣西北方),立庵興法。其山為閩越之勝景,未冬先雪,盛夏尚寒,故有雪峰之稱,師亦以之為號。寺初成,緇素雲集,眾每逾千五百人。乾符元年(八七四),僖宗聞其道風,賜寺號「應天雪峰寺」,賜師號「真覺大師」,並紫衣袈裟一襲。大順年中,遊丹丘、四明之地,並宣法於軍旅之中。後還閩,備受閩王禮遇。開平二年五月二日入寂,世壽八十七,法臘五十九。其嗣法弟子有雲門文偃玄沙師備、長慶慧稜、鼓山神晏、保福從展等人,以雲門文偃為最著,乃雲門宗之祖。而師備再傳弟子法眼文益創法眼宗;故義存禪師乃上繼行思,下開二宗,在晚唐五代中國佛教史上佔有重要地位。遺有《雪峰真覺禪師語錄》(二卷,收在《禪宗全書》第三十九冊)行世。

  《雪峰真覺禪師語錄》(摘錄): 師在洞山作飯頭,淘米次,山問︰「淘沙去米,淘米去沙﹖」師曰︰「沙米一時去。」山曰︰「大眾喫箇什麼﹖」師遂覆卻米盆。山曰︰「據於因緣,合在德山。」

  洞山一日問師作甚麼來,師曰︰「斫槽來。」山曰︰「幾斧斫成﹖」師曰︰「一斧斫成。」山曰︰「猶是這邊事那邊事,作麼生﹖」師曰︰「直得無下手處。」山曰︰「猶是這邊事那邊事,作麼生﹖」師休去。

  師蒸飯次,洞山問︰「今日蒸多少﹖」師曰︰「二石。」山云︰「莫不足麼﹖」師云︰「於中有不喫者。」山云︰「忽然總喫,又作麼生﹖」師無對。

  洞山見師來,云︰「入門來,須得有語。不得道蚤箇了。」師云︰「某甲無口。」山云︰「無口即且從還我眼來。」師便休。

  師辭洞山,山曰︰「子甚麼處去﹖」師曰︰「歸嶺中去。」山曰︰「當時從甚麼路出﹖」師曰︰「從飛猿嶺出。」山曰︰「今回向甚麼路去﹖」師曰︰「從飛猿嶺去。」山曰︰「有一人不從飛猿嶺去,子還識得麼﹖」師曰︰「不識。」山曰︰「為甚麼不識﹖」師曰︰「佗無面目。」山曰︰「子既不識,爭知無面目﹖」師無對。

  師謁德山,問︰「從上宗乘,學人還有分也無﹖」山打一棒曰︰「道甚麼﹖」師曰︰「不會。」至明日請益,山曰︰「我宗無語句,實無一法與人。」師有省。

  後與巖頭至澧州鼇山鎮,阻雪。頭每日祇是打睡,師一向坐禪,一日喚曰︰「師兄師兄,且起來。」頭曰︰「作甚麼﹖」師曰︰「今生不著便,共文邃個漢,行腳到處被佗帶累。今日到此,又祇管打睡。」頭喝曰︰「筳眠去!每日床上坐,恰似七村堣g地,他時後日,魔昧人家男女去在。」師自點胸曰︰「我這堨撳郎b,不敢自謾。」頭曰︰「我將謂你他日向孤峰頂上,盤結草庵,播揚大教,猶作這箇言語。」師曰︰「我實未穩在。」頭曰︰「你若實如此,據你所見處,一一通來,是處與你證明,不是處與你嚄卻。」師曰︰「我初到鹽官,見上堂,舉色空義,得箇入處。」頭曰︰「此去三十年,切忌舉著。」

  又見洞山過水偈曰︰「切忌從他覓,迢迢與我豨,渠今正是我,我今不是渠。」頭曰︰「若與麼,自救也未徹在。」師又曰︰「後問德山︰從上宗乘中事,學人還有分也無﹖德山打一棒曰︰道甚麼﹖我當時如桶底脫相似。」頭喝曰︰「你不聞︰道從門入者,不是家珍。」師曰︰「他後如何即是﹖」頭曰︰「他後若欲播揚大教,一一從自己胸襟流出,將來與我蓋天蓋地去。」師於言下大悟。便作禮,起連聲叫曰︰「師兄!今日始是鼇山成道。」